【王寶強】
  在《泰囧》破了華語電影票房紀錄後,王寶強忽然走上了另一條道路,本以為要將喜劇發揚到底的他卻接連和甄子丹演了幾部動作電影,而且打戲還有模有樣,“但《一個人的武林》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演反派,因為我嘗試過,也感受過了,以後我就演大俠。”除了你想不到王寶強能當“大俠”外,他也明確表示不會讓大家猜到下一步的計劃,“我自己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,觀眾更想不到。”
  【關於新片】
  要麼不打
  要打就和最能打的人打
  新京報:怎麼想到和陳德森合作《一個人的武林》?
  王寶強:其實十年前宣傳《天下無賊》時我們就相識了,當時陳德森看了我兩眼後說,“行,我以後有機會找你拍戲”,但他後來一直沒找過我。他拍《十月圍城》也沒用我,後來他還自責“我怎麼沒找你呢?”我說“這個沒關係,如今拍《一個人的武林》也不晚”。
  新京報:那是他找的你?
  王寶強:應該說是甄子丹推薦給他的。因為我跟甄子丹合作過,他知道我有這個能力。《一個人的武林》是真正地在打,不光拳打腳踢,還有兵器,每場戲打鬥的風格都不一樣。
  第一次陳德森見我還有點懷疑,覺得我身材太矮小。可我伸手一打,就讓他震了。因為整部電影的勁都在我飾演的封於修的武林世界中,所以他必須得能打,給人追著去看他的打戲。
  新京報:你兩次與甄子丹合作,直接與動作一哥對戲,起點還是很高的。
  王寶強:我之前不打是不打,一打就跟最能打的人打。除了緣分,也是因為有這樣的身手,太多高難度的動作都能做得了。這次我們兩個人完全放開了,有種打出火花的感覺。
  新京報:電影中有多少是靠替身完成的?
  王寶強:幾乎都是我們自己來完成的。自己來打,視覺效果會不一樣,怎麼拍都不用擔心。
  新京報:你這次在片中拳打腳踢、用兵器,還上演了一字馬,你覺得哪場戲難度最大?
  王寶強:最後那場我跟甄子丹的對決,一場戲我們打了一個多月。每天都是大汗淋漓,消耗體力很大。很多人對我第一場練功的戲印象挺深,其實這個角色挺暴力的,希望上映時票房也能有爆發的力量。現在很少有真正好看的功夫片,希望可以滿足一下動作迷。
  反派演過就好
  以後我就要演大俠
  新京報:大家都知道你小時候在少林寺練過,以前夢想當一個打星,現在算是圓夢了嗎?
  王寶強:算吧。那時候一直想拍功夫片。其實《一個人的武林》是我喜歡的類型,從頭到尾你看我絕對沒有笑。我拍完《泰囧》,觀眾肯定以為王寶強還會延續喜劇這種風格走下去,但是我就是想讓大家想不到。
  新京報:你不擔心大家一看見你就先樂嗎?
  王寶強:因為這個角色的臺詞設計就沒有搞笑的橋段,他就是一個很執著,進入到武術世界中無法自拔的武痴。
  當然,我也會問看過電影的人對我的印象。沒看前大家感覺還會是喜劇,覺得我挺有親和力、挺老實的、挺愛受欺負的。但看完這部電影,大家會認為我挺狠的,不敢惹。
  新京報:你覺得這次轉型挺成功的?
  王寶強:因為我還沒看電影,等觀眾看完之後的反響,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好的口碑。
  新京報:你想拍動作片,現在也拍了。不過演的是反派,有沒有想以後演個大俠?
  王寶強:有啊。《道士下山》就是個大俠。《一個人的武林》可能是我最後一次演反派,因為我嘗試過,也感受過了,以後我就演大俠。其實演反派也蠻酷的,並不是說演反派就會招人恨,我不相信封於修會招人恨,大家看完會佩服他的精神。
  有身手別浪費
  培養自己的動作迷
  新京報:你和甄子丹的這幾次合作,讓好多人把你看作是未來武打明星的接班人。
  王寶強: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,相信未來不會讓大家失望。
  新京報:還有沒有其他一些動作明星特想合作的?
  王寶強:現在丹哥打得最強,後面有機會還會再合作。別的人就要看機會緣分了。不過,我最該謝謝甄子丹對我動作上的栽培,我希望不光是我一個人撐起動作片,也希望更多演員共同努力,再創當年的動作熱潮。
  新京報:你接下來還是想往動作片明星方向發展?
  王寶強:我沒有說必須得往動作片方向發展,其實我不演武打片,也可以拍喜劇片,還可以拍文藝片,也可以拍一些其他的。現在電影動作戲比較少,自己有這個身手,也不要去浪費。我能培養出動作片的一群影迷,戲路也會更寬,讓自己更加充實。
  漲片酬
  新京報:《泰囧》之後是不是片酬漲了很多?
  王寶強:這個是毋庸置疑的,肯定漲了。我選擇電影並不是光看片酬接戲,還是拍出來每一部能讓大家真心感受到的,最重要的是質量。而我最希望的是培養一批自己的影迷,我不會讓他們失望,拍他們值得欣賞的戲。
  牛 創業
  新京報:據說演戲之外你還成立了工作室,首部電影《非法操作》現在進度如何?
  王寶強:正在做後期,明年上映。這個戲是大家肯定意想不到的,它結合了很多東西,有喜劇的、接地氣的、有愛情,也有友情,還有科幻。無論你看好萊塢大片,還是看國產片,你看不到結合得這麼完美的。
  美 家庭
  新京報:你在事業上已經算很成功了,而同時你的生活也很美滿,一兒一女,簡直是人生的贏家。你自己覺得呢?
  王寶強:我覺得非常知足、幸福和滿足。無論是家庭生活,還是自己的事業、工作上,我覺得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選擇,沒有對與錯。
  【關於戲路】
  什麼都能演
  但離登頂還遠著呢
  新京報:你剛纔說《泰囧》之後,大家都以為你拍喜劇,現在你拍動作片,是不是有點刻意去做?
  王寶強:是。因為我不想讓大家猜到我下一步會怎麼做,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,觀眾更想不到。在這個時候很多人可能會說這個路子多好啊,就往下走吧。但我覺得沒有挑戰性,我覺得我在這個時候需要挑戰。如果我今天50多歲,那就穩扎穩打。但我現在年輕一定要去嘗試,就算失敗了也不用怕。
  新京報:之前大家把你封為喜劇一哥,可能《一個人的武林》上映後,大家會叫你動作片一哥了,你更喜歡哪個稱呼?
  王寶強:都是一哥,哪個都行,哪個都挺開心的,其實我很渴望能得到大家的認同。當然我也不會只拍商業片,我也有可能回歸到很低成本的電影。
  新京報:無論是動作片、喜劇片還是文藝片,你都獲得了認可,現在你還有什麼類型是最想嘗試的?
  王寶強:不能說我現在已經登頂了,早著呢。慢慢地去嘗試吧,只要給我靈感,我相信會有很多自己的元素融入到裡面去。我其實現在已經很好了,不是每一個演員都能做到既能演文藝片,又能演喜劇片,還可以拍功夫片。我覺得我具備這樣的條件,那麼我就會把我自己最擅長的和優勢發揮出來。
  走心的、揭露人性的
  有關“文藝”的都讓我瘋狂
  新京報:你參加的這麼多作品都獲得了成功,有沒有覺得自己很幸運?
  王寶強:不能只說是幸運,你說我一部成功,兩部成功靠的是運氣,但我每部都能拿得出手,絕對不僅僅是靠運氣。我拍每部戲投入的心血都很大,既把它當做自己的第一部,又當做最後一部。沒有我感興趣的戲,金山銀山也請不動我,我是這樣一個人。因為我很熱愛這個工作,我不會把自己拍疲憊了,讓觀眾看疲憊了。我覺得有好戲就拍,沒有好戲就歇,不能一直出現在大眾面前消耗自己過多,每次出來絕對還是有新的東西,給觀眾意想不到的東西。
  說實話,我對藝術片情有獨鐘,我從小一直喜歡功夫片,後來拍了《盲井》,對文藝片情有獨鐘。喜劇片我是沒有想到會去演,會成為一個喜劇演員。我算是陰差陽錯,一直會功夫,但是沒有用上,最後搞笑去了。其實拍功夫片才是我自己的強項,是我最拿手的。
  新京報:但是內心還是想多拍點文藝片?
  王寶強:其實文藝片是走內心的,可能不是打打殺殺,也不是嘻嘻哈哈,內心的、揭露人性的東西讓我更加瘋狂。
  每次都本色出演
  那是我可塑性強才對
  新京報:你說有好戲才接,你對劇本或者好戲定義是什麼?
  王寶強:我覺得好劇本一定是這個人物很豐富,定位明確。劇本首先得要打動你,劇本很多雷同的,沒意思,我就不會選了。我首先跳出這個類型。如果是一個新的戲,來挑戰我,可能觀眾沒有發覺我身上的另一面,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另一面,這個劇本又能給予大家沒有看到的我,那麼我會去嘗試。
  之前大家都說王寶強沒學過表演,他只能演傻根,我不會讓別人的話把我局限了,在他們的眼中永遠是他們理解的我,我不會讓任何人把我固定,我自己也不能把我自己局限。
  新京報:你演過傻根類的角色,還演過變態殺人犯,還有許三多類的,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可塑性特強的一個演員?
  王寶強:我覺得我是一個可塑性很強的人。為什麼每一次大家都會說我是本色演出?其實他內心不願意承認我有塑造性,正是因為我把每一個角色演得逼真。演《樹先生》時,很多不認識我的人說生活中可能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挺懶散的。之前很多人說我就是許三多、傻根。你把我每部作品拼到一起去看,它變化其實是很大的。既有自己的設計感,又有生活的藝術感,讓大家看不出來你有設計。有些戲是需要內心去表現細微的東西:比如走路,走兩步停下來再走,還是轉一圈走,意義都不一樣。像《樹先生》的肢体語言很強,不需要太多的語言。裡面還是存在我自己的一些設計感,但是大家又沒有看出來,設計得很自然,結合得讓大家可信。
  C08-C09版/採寫 新京報記者 安瑩
  攝影/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 (原標題:喜劇一哥? 動作一哥? 是一哥就行?)
創作者介紹

海膽頭

zz99zzvpu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